2012年12月31日星期一

告别2012

温度计显示18度,应该是坏了。我倒感觉像10度。

传说的世界末日过去了。
平安夜也平安地度过了。
地球公转一圈的旅途上,有两个日子我特别慎重地过,1个是我的元旦,1个就是地球的元旦。

为此,以这篇短文纪念这一年,告别2012。(隆重吧!哈哈)

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

女儿窝心、贴心、细心

video

                                                                    一个爱笑的女孩

我女儿现在一岁多,烧好饭她会铺桌子垫、拿凳子;我收碗去洗,她会拿扫把和畚箕扫地、收凳子;冬天我老公回家,他会拿棉衣让他穿;替儿子换好尿片后,她会帮我把尿片丢了。

自此之后,我经常吩咐女儿做这个干那个,到最后我老公看不过眼,心疼自己的小情人,说了一句:你当个女系阿四啊?

昨天收拾行李,她知道我们要“旅行”了, 使劲把行李箱搬起来推到大门,然后对着我俩挥手说“拜拜”。

我在想,这是一个一岁多孩子应该有的行为吗?怎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

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谢谢

谢谢大家对我这么好,听我说话,替我说话。真的很谢谢!

2012年4月5日星期四

人生--不断清理一堆屎的过程


很多时候,发现自己对生活的思索来自于对日常的习以为常,了解到自己对日常太过无感,然而发现这一切的起点总是在面对生活系统的断裂所出现的被动思考。

好久没有对生活写写感想发发牢骚。生活是什么?问这个问题的人通常都是念哲学系,抑或是生活得一成不变的人,而我属于后者。打开行事历上,自己会提前把未完成的事务填上,把已完成的任务用红色的圆珠笔或者银光笔打勾;把所面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则不停地在脑子里打转。

这么规律的一日又一日,有点相似的可怕:一天接约三通电话,平均两通来自老公,一通则来自老妈;发约50封简讯给家人或朋友,分别通过电邮,Watsapps,微信,或移动公司,内容短而琐碎;每一天观察气象,考虑夜晚温差是否需要添加衣物;一星期两到三次去市场采购,平均愣几秒想想买什么深怕遗漏什么;每两天洗一次衣物,期间时不时都在想若能有个佣人挺好;一星期平均一天到外用餐,每次都会先用沸水把餐厅提供的餐具进行消毒,然后用餐时会不时地闪过地沟油等黑心食物事件;周日锁定TVB电视剧的剧情,时而哭得淅沥哗啦时而笑的嘻嘻哈哈;朋友不定期来家里造访,嘴里叼着烟、喝着茶讲着对未来的憧憬;隔一阵子又搭上飞机降落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与知己好友畅谈趣事;夜晚埋进柔软带有自己香气的被窝里,伸伸四肢紧锁眉头闭上眼睛。

生活里没有高高的举起亦没有重重的放下,平淡的运作像是忘却了自己依然活着。心里却像藏着不知名的什么一直在颠颠倒倒遥遥晃晃。在这些日与日的交替中,总是提不起劲,像似在睡梦中醒来,模糊而真实。捏自己一下,发现,诶,还活着!

人一辈子就是在不断追求什么得到什么遗失什么错过什么最后又获得什么,失败之后又了解什么的过程。

这个世界总是在你最辛苦的时候给你小小的惊喜,;它总是能在你以为自己想太多的情况下让你梦想成真,使你庆幸原来皇天真的不负有心人;它总是能在你微笑的时候让你喜极而泣感动得不能自己,使你顿时觉得活着真好;它总是能在你笑得喘不过气的时候让你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教你做人时刻要居安思危;然后在你活得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刹那再给你一些小小的惊喜,让你能暂时忘却大大的痛苦并继续前进着。所谓的轮回不过如此而已。

所有美丽的时刻美好的事物都很难保留,我们记忆里的画面都只是接近美丽的印象却说不上来哪种确切的真实。唯有痛苦的经历却是那样刻骨铭心,而我们却不断地研究方法去实践“忘记”。

如果人生真的是一场旅途,从上飞机的那一刻我们便知道目的地在哪,你说,那是怎么样的安全感和成就感?实在求之不得呀!体会过美好与忧伤带来的疲累,希望上天眷顾,最终能让我们找到持续前往的道路。